奶茶店的营业额看起来不少,大部分利润却都要用来还信用卡和买物料,最后到梁子和大乐手里的钱,刚够他们吃两顿饱饭。虽然劳累,但看到营业额不断增长,信用卡上需要还的金额越来越少,他们干劲倒也越来越足。那段时间,梁子每天白天正常工作,下了班便去店里帮忙,直到11点多回家睡觉。大乐则每天从上午10点开店,一直忙到凌晨2点多才回家休息。

朋友们跟上他俩,少不了吃香的喝辣的。饭桌上,梁子宣布自己实现财务自由就辞去工作,要做一番大事业。大乐则许下愿望,希望自己可以有底气向在一起5年的女友求婚。

进入盛夏,生意越来越好,大乐一人渐渐无法应付店里繁忙的工作。开店的第二个月,他们合计了每月的收入,招了3个大学生来店里,这样一来,大乐可以做甩手掌柜,每天只需要负责进货、算账,摆脱了体力上的忙碌,他不由感叹:“这才是自己一直期待的当老板的生活。”梁子也不用天天来店里了,只有需要还信用卡或者缺钱时才到店里拿钱。

至此,一切似乎都进入了正轨。

9月初,一次去打篮球的路上,我顺口问梁子店里的经营状况。

那段时间忙,我好久没去奶茶店了,本以为能听到他的豪言壮语,没想到,开车的梁子眼神里带有似有似无的厌恶和委屈,沉默一会儿才冷冷道:“你快别提了,我看店里人也不少,但每次我去店里拿钱还卡,大乐都跟我说店里没钱——我怀疑他是不是故意不给我。”

梁子说得很谨慎,似乎是想让我了解他想说的意思,却又不知道这种想法该不该让我知道。

我小心地问:“你有证据?”

梁子抱怨道:“那他为啥不给我钱?”

我劝梁子不应该这样无端揣测,大家认识这么多年,彼此什么性格,早已了然于心,不要因为一些小摩擦就丧失掉信任:“你没有证据怎么能怀疑他。你要和他开店的时候,你想过会有一天会怀疑他吗?”

“我也没想过他会不给我钱。”梁子看着我摇头。

“那你怎么不去直接问他?”

“谁知道?”梁子语气里满是不服。我不知道他是在向大乐抗议,还是在向我抗议。

晚上球场里打球,梁子赌气似的与人冲撞,几次三番因为冲撞动作太大与别人发生争执,完全不是他往日的球风。我知道他是想借此方式发泄,从篮球场出来,我建议他到店里直接向大乐问清楚,不然自己生闷气总有一天得憋死。

我们到奶茶店时,店里除了两个打工的大学生,还有几个朋友正坐着聊天。梁子随便找了个座位坐下,之后便直勾勾地盯着手机再没言语。原本正和大乐聊天的几个人似乎闻到了火药味,也都安静了下来。

我看到有朋友满脸责怪地冲我挑眉,才反应过来——或许梁子和大乐早就拼过刺刀了,今天梁子在车里的那番话,也未必是询问。他不可能不知道赚到的钱都去了哪里,他对大乐有意见,一定另有隐情。

见气氛尴尬,朋友们互相使着眼色,又开始聊些有的没的,心照不宣,谁都没有提任何与奶茶店有关的事情。

回家后,一个朋友在小区里和我单独讲,大乐和梁子生气的主要原因,并不是单纯因为分账,而是梁子在奶茶店还没经营好的情况下,又要拿钱去“投资”一家串串店,“串串店的老板是咱们的老熟人”。

5

朋友口中的“老熟人”,名叫张家鹏。

我们上初中时流行滑板,我们这一波孩子玩着玩着,就吸引来了很多国企大院外的人。张家鹏就是那时不知跟谁混进我们圈子的,他小眼睛,一脸痘,身形瘦弱,满口脏话,总是吹牛说自己和多少女生睡过,常常讲大尺度的荤段子。

朋友们都不太喜欢他,很多次想在滑板的过程中把他甩掉,但他就像狗皮膏药。后来,他突然消失了,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只有一个不太熟的朋友生气地说,张家鹏消失的前一天才问他借了100块。

不知道张家鹏什么时候回来了,和一个自称是他发小的家伙,打算在附近的县城里开一家火锅串串店。县城里房租便宜,连房租带设备,全下来不到20万块。可他们两个人变卖全部身家,一共只能拿出10万出头。不知他们用什么方法联系上了梁子,想拉梁子入股,不管经营,只是占干股,按月收钱。

梁子并不想一个人出这份钱——奶茶店欠的钱还没有还完,他压力太大。思来想去,他便想让大乐从奶茶店的收入里拿出一部分来“投资”串串店,张家鹏给的股息分红,他们五五分。大乐不相信张家鹏的人品,一口反对。说,店里的流动资金连1万块都没有,更别提拿出10万块。

任凭梁子磨了多少嘴皮子,也没有从大乐那里拿到一分钱,觉得大乐阻碍了自己“大事业”,十分不满。他又从信用卡刷了10万块给张家鹏,事后还当面嘲讽大乐不是做生意的料,扬言奶茶店回了本,他就“立刻撤出,另起炉灶”。

那天两个人撕破了脸皮,最后梁子往大乐身上扔了纸巾后离开。

听朋友讲完,我一度以为自己坏了耳朵或是瞎了眼睛。张家鹏在我看来就是“老赖”一枚——小时候就偷鸡摸狗的人,长大了也难改本性,和这样的人合作,简直是引火烧身。

我去找到梁子核实,梁子倒是不以为然,他平静地先给我讲了当年雅虎错过收购谷歌和腾讯的事,然后又给我讲了张家鹏的经历:他大学时跟着舍友染上赌瘾,毕业后他偷拿了家里的160万去赌博,输得一干二净,他父亲将他打出家门,扬言不再认他这个儿子;离开家独自生活了几个月后,张家鹏觉到了生活不易,悔不当初,便下定决心改过自新,想开一家店,慢慢还钱给父亲。

我相当怀疑这个故事的含水量,梁子却笃定地说,他相信张家鹏,因为张家鹏在和他说这些时声泪俱下,他不相信有人能好端端的就突然流泪:“如果不是真的体会到内心最深处,有哪个大男人肯示弱流泪?他一定会真正悔改的。”

我恨梁子宁可相信一个有前科的人渣、也不愿意信自己的朋友,质问道:“你知不知道狗改不了吃屎?”

没想到梁子比我火气更甚:“做生意哪有不担风险的?我不能卖一辈子奶茶,我不去尝试其他方向,不扩大经营规模,怎么做连锁餐饮公司?怎么赚大钱?”

那天我们不欢而散,串串店开业之后,梁子多次邀请我去店里尝尝味儿,我都赌气地没有答应,找各种各样的理由推掉了。梁子悻悻然,也就不再在我面前提起这档子事。

6

那段时间我也忙,去奶茶店的次数少了。有次去,聊起这事儿,大乐先是无奈地摇头,只说自己不相信张家鹏。我知道他喜欢把心事藏在心底,追问再三,他才跟我说,他其实是不相信梁子。

“他就和上大学时一个样,毛躁得很。我们不在一个步调上,我每天都在琢磨怎么提高营业额,他每天想的都是要怎么创造他的‘商业帝国’,经常找我说谁谁要开个店,要我一起参股。投资——那是多牛X的人干的事,咱小老百姓,要知识没知识、要本金没本金的,赚得了那份钱?”

我无奈地笑笑,估计这些话一定憋在大乐心里很久了。我们都知道,以梁子的性格,绝不会允许有人这样反驳他。

好在,过了一段时间,梁子和大乐重归于好了——朋友们一起打打闹闹十多年,就是打了架、发了分手的毒誓,几天以后也会和好如初。

今年1月初,在奶茶店跟大家聊天,一位朋友到店“探亲”,进店便问梁子“串串店的事情解决了没有”。

刚刚还兴高采烈的梁子,立刻耷下脸来叹气——我才知道他被骗的事情。

串串店在开业时聘了一个大爷和一个大妈做服务员,月薪1800元,把店里打扫、上菜、点单等所有杂活都干了,张家鹏和他的发小直接做起了甩手掌柜。两个人除了收钱,就再也没做过任何事。而梁子一直托大乐每个月初代自己到店里查账,大乐不懂账目,只是简单比对了每个月的营业额和成本的差额,算好分的梁子的那一份利润没有出入,便打道回府。

串串的味道很难吃,梁子不止一次地提出这个问题,希望他们能尝试着改进口味。每次他们都满口答应着去改进底料,实际却从没有当回事,很快,除了刚开业时梁子那些来店里赏光祝贺的朋友,店里就很少上客了。

串串店开了不到3个月就到了濒临倒闭的地步。3个合伙人决定关闭店铺后,张家鹏又像儿时一样,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没多久,之前在店里打工的大爷大妈相继给梁子打来电话——原来,张家鹏和他的发小在关闭餐馆的前一天,问他们各借了3000块和5000块,说是用来暂时维持餐馆的经营,不想隔天就再没见到两人的人影。他们几经托人,才找到梁子的联系电话。梁子赶紧给张家鹏打电话,关机。

梁子这才意识到自己可能上了贼船,那位来店里“探亲”的朋友私下里帮忙找了在税务系统的关系,看了串串店的账目,税务的朋友一眼便认定这账目里做了大文章。那个税务的朋友比对了之前大乐拿到的账本——那根本就是两本账,店铺每个月正常的营业额都在3万左右,与大乐所看的1万出头的营业额相差很多。

可作为店铺的合伙人,梁子只能自己还了大爷大妈的8000块钱,算下来,平白无故地又亏了10万。

梁子被这事搞得郁闷,连本职工作也没心情做了,每天只打了上班卡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此时公司里有人举报梁子在外经营自己的店,严重违反了公司的规定。总公司派了人来查,好在梁子早有防备,他只是和大乐在口头上说好各占多少股份,申报奶茶店时,“股东”一栏只填了大乐的名字。

公司里的领导和梁子关系处得不错,把事情压了下来,但考虑到影响,还是把梁子调进了内勤,梁子的收入也一下子少了七八成。

梁子自嘲地对我们说,自己早就不想跑业务,压力大,不如内勤口轻松,他也好趁机谈个对象,过两天舒服日子——事实上,每个月工资的那点钱,别说处女朋友,他连自己都养活不起。

7

虽然被张家鹏摆了一道后,梁子看到大乐值得信任的一面,但打心眼里,他对大乐还是充满着失望。

冬天来了,奶茶店的生意一落千丈。所幸大乐早已经预见到淡季将至,在夏天奶茶店盈利的时候,除了把赚到的钱还债,还存了一部分当作淡季时充饥的面饼。

可这笔钱终究还是太少了,奶茶店还是陷入了经营上的困境。大乐辞掉了打工的大学生,把一些影响不大的配料做了减法——比如之前一直分别使用脱脂和全脂牛奶打奶油和奶昔,根据客人的偏好要求决定使用哪种,现在则全部换成普通牛奶,糖精也换了次一级的品牌,但像把鲜水果换成水果味冲剂这样的事,他却觉得“太缺德”,实在做不出。

整个11月,流水最高的一天,也不过700块。梁子对大乐经营的能力开始产生了质疑,不止一次向我抱怨,说自己信错了人,能把位置这么好的奶茶店经营亏本。我好言相劝,说奶茶店的季节性是大家当初都没有想到的,锅不应该全让大乐来背,当务之急是想办法熬过去。

梁子和大乐商讨过不少解决方案:在店里增加了零食品类;在店门口摆一些口红机之类的网红玩具引流(后被城管以有伤市容为由禁止);大乐还出去学了几天鸡排饭,打算在店里开灶做些外卖的副业(只是外卖平台抽点太高)……每一次努力的尝试,都被各种原因击碎。

看不到未来,两个人的心气也就此慢慢磨平,心高气傲的梁子也开始嘟囔起生意真难做。

年底,没什么顾客,大乐整天都坐在店里无所事事,大部分时间里都在拿着手机看视频或打游戏。梁子也对店里的大小事务不闻不问,几乎每晚都泡在酒吧。

大乐的母亲坐不住了,她开始频繁光顾奶茶店,不停地游说儿子不要把最宝贵的青春浪费在这无意义的事情上。大乐心里本就煎熬,母亲的话只让他更难堪——他原本想借奶茶店攒些钱,好让自己有足够的勇气向女友求婚,可眼下连给女友的过节礼物都买不起了。

那段日子里,两人都极尽颓废。梁子在市区里有一套才装修完的房子,为了尽可能地避免和父母见面,他每晚都待在那里,用被子当床垫休息;大乐的父母不允许他夜不归宿,冬天奶茶店关门早,有时晚上10点关了店,他就开车去附近的网吧上网到后半夜,确定家里人都睡着了才回家。

今年过年前两周,他们收到房东的通知,要他们准备下一年度的6万块房租。

“一年的租金是6万?”梁子和大乐面面相觑——那个看起来憨厚老实的凉皮店老板,原来也是坑蒙拐骗的高手。可当时,他们只顾着对比街对面的商铺,根本没想着问两边的店铺邻居,签约时,房东也只是让手下来看了一眼,根本没注意到这档子事儿。

起步就白白损失4万,事到如今,也只能接受了。

6万块房租,倘若他们勒紧裤腰带,也是可以挤出来的。可开店半年,大大小小琐事已经侵蚀了他俩的心气。

大乐早就产生了放弃的想法,只是碍于梁子亏了不少钱在里面,才陪着苟延残喘。正月十五刚过,大乐就拉来了自己的大学同学入股,同时来的还有6万块的房租和一份麻辣烫锅底配方——这位同学爸妈在另一处开了一家麻辣烫,生意不错。

又是一番着急忙慌的装修——大乐卖掉了所有奶茶店的设备,尽量把堆积在手里的物料出售,改换门庭,购入8套桌椅。

麻辣烫开张,大乐无论如何也没有去年奶茶店开张时的斗志昂扬了。麻辣烫的确引来一些顾客,但比起负债,这点小利实在是小巫见大巫。

这时,他们才又反应过来:所谓“选商场对面的店铺做餐饮”是件愚蠢的事——客流基本上都去商场里的餐厅吃饭了,来吃麻辣烫的都是附近上班的人,可中午用餐高峰时,店铺太小坐不下,挤走了客人,到了晚上,人家都下班回家吃饭了。

8

梁子终于被现实击倒了。他母亲说:“不亏钱,不上当,你就不知道钱难挣,不知道口号和现实之间的差距。”

在3月的一个深夜,他在手机上告诉我决定退出。这个决定也是压倒大乐的最后一根稻草。大乐默默地在店铺的玻璃门上贴了“转让”,告示上写了他的电话。

虽然他什么都没说,但我知道大乐对梁子是多有不满的。在最艰难的时刻,面对来自各方的压力,他早已失了方寸。就像梁子埋怨他不懂经营一样,他也抱怨梁子作为合伙人始终没有在行动上为他分担焦虑。

4月初,店铺正式转让出去了,连同店里的所有设备,作价10万。创业1年,梁子欠下30万贷款,大乐亏了有10多万。

店铺关闭之后,大乐消失了大半个月,每天只能在朋友圈里看他在省内各地“打卡”游玩。梁子不再自命不凡,醉酒之后终于承认了自己的失败,说创业社团的过家家和真实的创业是两回事。

为了尽快还债,梁子换了份银行的工作,计划着在两年内把欠账还清;而大乐去了一家寿司店打工,他说自己浪费1年的时间以后已经离不开餐饮行业,想在学会经营以后入股一家新寿司店当店长。

我问他们以后还会不会创业。他们都没有回答,只留下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

本文系网易新闻人间工作室独家约稿,并享有独家版权。
投稿给“人间-非虚构”写作平台,可致信:thelivings@vip.163.com,稿件一经刊用,将根据文章质量,提供千字500元-1000元的稿酬。
其它合作、建议、故事线索,欢迎于微信后台(或邮件)联系我们。
题图:VCG

往期

取消

其他推荐

其他推荐

申博在线网站 菲律宾申博在线网站 老虎机支付宝充值 申博官网下载登入 99真人娱乐成登入 申博138真人娱乐登入
菲律宾申博在线赌场登入 申博太阳城亚洲 申博娱乐网官网登入 申博注册登入 菲律宾申博开户 博在线现金赌场登入
申博官网开户登入 菲律宾申博娱乐手机版下载 申博游戏端下载 99真人娱乐成登入 申博在线娱乐 太阳城申博138登入
申博亚洲官网登入 AG电子游戏激情777 太阳城娱乐网站 菲律宾申博娱乐官方网登入 申博菲律宾太阳城5588登入 申博太阳城娱乐现金网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