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的车是2003年出厂的重汽斯太尔王,挂板长度17.5米。图/Christian Petersen-Clausen

起初,运输市场还很混乱——天价运输费、货物出事车主逃跑等事常有发生,经过几年的摸索,半挂运输行业也自然变得规范起来,像我家这种以家族运营模式的小团体,就极少能直接接触到厂家的运输资源了,厂家会优先选择运输公司和有信誉资质的中介,而我们则只能接触到这两者一时消化不掉的资源。

等运输公司和中介占据了绝大多数资源后,留给车主的利润就微乎其微了。

那时,运输费用的浮动,往往都是根据各省路政罚款的力度(例如河南、江西罚款较高,广东相对较低)、整体市场是否低迷(秋冬季和淡季)、物流中介与驾驶员的沟通谈判能力而决定(驾驶员必须对道路相当熟悉,了解该路段是否能遇到路政等因素,依次讨价还价,至于厂家给的最终价格很少有人了解)。至于油价和过路费,则是硬性条件,在这个过程中并不构成关键因素。因此,跑一趟车,稳稳获利的其实也只有物流中介——至于半挂车主,相当于就是在“赌”。

等到2009年,市场又有了新的变化——仅凭一张身份证、一个担保人,就可无抵押贷款购买一辆半挂车——此举一度导致整个市场车辆数目骤然增多,运输价格随即大幅度下降,随之而来的贷款、高油价、过路费等等,都成为半挂车主们的噩梦,过去那样轻松挣钱的日子一去不返。

尽管就像大家认为的那样,当时,在这个行业里,努力一把一年十几万的利润总还是有的,可问题又在于,一辆半挂车并不是只凭借一个司机就可以运行的,它往往需要两三人为一个小团体(多为家庭)一同配合。

如果一个家庭年收入在15万以下,算上车辆折损,的确会让人觉得得不偿失。毕竟常年在外四处奔波,那种受尽委屈的感觉,也只有身处其中,才能体会得到。

2

2010年,吴师傅来到我家的车上,我负责跟车,也帮吴师傅打个下手。

第一任司机走之后,母亲曾换过几位司机,都没做长久。有的是嫌母亲唠叨,有的是个人原因,而吴师傅则在我家车上待了7年之久。

吴师傅是90年代就摸上方向盘的老司机(141型以及弹簧牵引的卡车),到我们家的时候大概40岁出头,皮肤黝黑、中等个,话不多,虽然挺着点肚子,但爬4米多高的车顶撒网、拉雨布、捆绳子都相当利索。吴师傅少了一颗门牙,笑起来像孩童般可爱,爱喝酒并且只喝白酒——那时候,我俩常常在抵达广州后,在大排档一起喝到烂醉。

那时,吴师傅的儿子也已20出头,在工厂做短期工(半月结),钱一旦够花了就结束工作,如此反反复复,经常需要吴师傅贴补,小女儿还在老家读小学,妻子也在工厂里做工,爱打麻将,手里也剩不下钱,全家收入主要都靠吴师傅。

起初,按照半挂车司机行情,我们给吴师傅的工资大约是6000元,后来渐渐涨到9500元。半挂车必须包司机的吃住烟酒,吴师傅租房子的费用也是从半挂车上支出,房子位于无锡钱桥北一个偏僻的村子里,750一个月。而吴师傅的工资则大多用于为儿子在老家盖房子。

有段时间,母亲偶有抱怨,说一年到头没剩多少钱,倒是养活了司机一大家子。不过,这只是母亲由于阶段性收入不佳产生的偶发情绪,大部分时间里,我们全家人都是非常感激尽职尽责的吴师傅。

那时,我家门口的凉棚下就像一个沙龙聚集点,几乎每天都有一批不出车的车主们在那里聊天。叹气的总是大多数,有抱怨一年到头风风雨雨,盈利稀薄的;有羡慕谁卖掉车、找到更好的营生的;还有人羡慕别人家底厚、儿女争气,不用自己帮衬,卖车回老家养老的。可抱怨归抱怨,他们也都没有放弃——其实,大家也没有太多选择,不仅是这个行当,甚至包括运送的货物。

在所有的货物中,“百货”是最次的选择:不用等,随装随有,但几乎不挣钱。

首先,装车需要1天,卸车需要1天,路上跑最少2到3天,到达目的地之后,返程货源待定的话,则需要在停车场旅馆内等候,如此满打满算,一个月最好的情况下也只能跑4、5趟左右。更何况,从经济较发达的地区向次发达的地区发货价格普遍偏高,而返程不仅货源难找、价格也偏低,例如:我家曾经从北京拉二锅头去海南,费用大约是2万多,而归来的时候,费用打了半折,扣掉成本,最终亏损4000多元才接到从海口清风原纸厂到天津金红叶纸厂的货——如果只运百货,那么肯定是月月亏本的。

相比之下,“三超”还是会好一些。

通常来说,“三超”货品基本都是不可分割的机械大件,例如风力发电机的铁翅膀。能分割的货物厂家肯定不会以此方式发货,因为同样的行程,“三超”的成本至少比不“三超”的高3至4倍。且超出得越多,价格就越高——虽然“三超”大件非常容易被路政扣留罚款,且对驾驶员的经验也有更高的要求。但只要有能力的车主,都在努力寻找拉“三超”的机会。

可机会不常有,车却不能闲着。“行情不行就随便拉个百货先跑着吧。”吴师傅总这么说。

即便如此,精明的物流中介们早把利润掐算得非常准确——市场不行,利润就低,有时候连百货都拉不到。更何况,即使价格再低,也有大量的背着贷款的半挂车在排队等着,哪怕能剩那么一点,他们都会出发。

在这样的环境下,跑半挂的生活几乎没有黑夜白天。

如果是两个司机(车主和司机),他们基本22个小时都会在高速上行驶,余下的2小时用来在沿途的服务区吃饭、上厕所,其余时间一刻也不停息。

至于只有1个司机的我们,也不轻松。吴师傅寻常都会在清晨开到凌晨,有时候时间充足,会在深夜10点多在服务区休息一下(半挂车内有上下铺)。服务区的饭很贵,有时候也是为了节约时间,在高速上吃点自带的泡面火腿肠,等抵达目的地卸下货来,再找个餐馆喝两杯。

如果赶时间,吴师傅能从早上7点多一直开到次日清晨6点多,中间除去吃饭、上厕所,只有1个小时用来午休。等到了深夜,吴师傅也会犯困,起初他会不断地抽烟,后来他自己抽烟抽得受不了了,就不停地喝咖啡吃花生。等天亮了,花生壳和瓜子皮能在脚下铺绵绵厚厚的一层。

吴师傅屡屡咬牙开到天亮,把车停在服务区,有气无力地说自己快要不行了,但随后告诉我2个小时后一定要叫醒他,直到把车开到卸货地后,他才会安下心来休息。

其实后来,吴师傅也有能力自己贷款买车了,儿子又拿到了A2驾照,可他依旧在我家车上工作,一直到我家卖了车,吴师傅才召回儿子,贷款买了新车与儿子一起继续跑。

3

如果说2010年前半挂车的收入是靠“挣”,那么2010年之后就基本得靠“省”了。

我家所在的停车场内,有很大一批半挂车司机或车主平时吃住都在车上,洗漱就用公用洗手间门口的水池。停车场内很空旷,每当微风吹过,碾实的黄土地上就刮起阵阵黄沙。若下了雨,四处就是泥泞一片,这样简陋的停车场停车也便宜,一天40元,等后来又涨了20元,就有一大批车主走了,他们为了节约就停在附近的高架桥下,不得不时时躲着交警和夜里偷轮胎的人。

回家后,我也认识了一群年轻人。虽都住在一个院子,但我们却很少相聚——大家跑车的地方以及时间都不同,如果凑巧回来遇到,就一起喝酒上网,这也是停车场的年轻人仅有的娱乐。

每逢出车归来,吴师傅的儿子翔翔就会来找我。他唯一的爱好,就是去停车场附近的商店“娃娃机”里夹香烟,香烟被夹起来的时候,猛地晃一下机器,晃进缺口里,附近的商店会折价收。后来,香烟机被铁链子锁上不能晃动了,香烟就很少被夹出来了,他只能天天去上网。

佳佳与我年龄相仿,他与父亲俩人共同经营一辆半挂,也是他们家唯一的收入来源。半挂车运输行情极为复杂,往往两三天就会发生剧烈的变化,大件运输价格更是没有一个具体的标准。行情最不好的时候,很多半挂车都放弃拉货,选择在停车场里等待。可佳佳却没有选择的余地——在每月贷款1万多的情况下,他只能注重趟次而不是利润。

那段时间,佳佳父子二人专跑无锡到广州从化的物流百货——只是因为百货不用等——两人轮流开车、睡觉休息,在服务区换人,24小时除去在服务区吃饭上厕所,一刻也不停。回到无锡后,也只是到租住的房子内洗澡吃饭,随后就即刻出发。如此下来,每月可以比一般车多跑1到2趟。尽管那时候,从无锡到广州,一趟百货来回的利润总和甚至不到4000元,

老杨儿子20多岁,一直吊儿郎当的。50多岁的老杨经常在我家店里唠叨跑车太累了,再干几年给儿子攒点,就回老家不干了。老杨本是黄湖化肥厂的下岗工人,也有退休工资,若不是为了儿子,恐怕也不至于吃这个苦。

跑车人的生活并不比寻常人丰富,我时常感觉,在这种四处奔波的生活中,很难安静下来,可生存的压力又不允许你停下来,那种嵌入心底的孤寂是非常痛苦的。比如我和吴师傅在一起常会喝酒,不过是一种压力的宣泄罢了。

停车场里的毛孩比我小一些,我认识他的时候,他大约只有17岁,黑瘦、个子也不高,有个定了亲的媳妇在老家,停车场里的青年老乡们普遍都是初中没毕业,毛孩也不例外,只是毛孩比大家都要有钱。

毛孩的父亲在无锡经营半挂多年,后来发展成专门发货的中介,手中有许多的大件资源,名下也有多台半挂车,挂的板全是拉机械大件专用的高低板与重型低平板,这样的车往往都是不屑于去拉百货的。

毛孩父亲曾给过我家一单活,从苏州工业区去河北正定某方便面厂,宽4米、高5米的一个机械,毛孩跟着他哥哥也开一辆半挂车走在前面,他们车上装的是42米长、3米多宽的一个机械,如此大的庞然大物在苏州上不去高速,我们就白天休息、夜间在国道行驶,从镇江附近的某个路口上了高速。

临行前,毛孩父亲告诉我们,如果发货厂家问这趟货多少钱,一定要说这趟货4.8万,吴师傅与母亲对这种事见得多了,难免有些抱怨,但毛孩父亲只给我们3.6万——仅仅靠着资源中介,他就能获得1万多的利润——至于是否在私底下给了厂方回扣,就不清楚了。

看似准备得如此充分,在下高速时还是出了问题。

毛孩下的高速收费站前那段匝道是S型的,车辆在拐弯的同时,42米的机械大件太长,尾巴甩不过来,我们知道这样势必会引来路政,感慨还好没有跟太紧,赶忙换了收费站口。果然,毛孩的车卡在了匝道上,随后,路政人员叫来工人,用氧焊切掉了2个拦住机械大件尾侧的护栏(1个收费2000元),才得以通过;处理完毕后,路政还试图把车赶去路政部门专用的停车场,但无奈停车场空间也不够,为此只得暂时收了车上的行驶证和毛孩的驾驶证,让他们自行找地方停好后前去处理。

毛孩他们意识到再去路政必定会迎来一大笔罚款,卸完货后,直接舍弃证件回了无锡。回程的时候,我们的车还从石家庄拉了几块钢板(大约30吨),亏本几千元回到无锡——那趟行程总共用时8天,盈利大概在1.6万左右。而按照吴师傅的说法,40多米的大件不剩个5、6万,“谁愿意冒这么大的险?”

毛孩的哥哥当时20岁出头,手里钱多了,就在外面与社会人鬼混,还养了个情人,很少回家。毛孩的嫂子就和尚未学会走路的孩子一起,在停车场内租住的房子里陪着公公婆婆生活。

看哥哥四处厮混,毛孩也不甘示弱。大约2010年,他在停车场与其它司机赌博,把车上的几万元货款全部输光了。而此前,他已陆续输了十几万,几番戒赌,都没有成功。

那一次,毛孩痛下决心,挥刀剁掉了自己的左手小拇指。

4

在路上跑,常常会碰到各种各样的怪事。

比如,高速服务区加油站经常会出现“断油”,并不是真没油了,而是每个“国营加油站”都要限量,只给每辆货车配给300至400元的油量——不过是一辆A7半挂车1/10的油量。

每逢限油,加油站就是百米的货车长龙,而加不到油,往往会延长半挂车一至两天的运程。为此,半挂车主都会请人安装备用油箱在车头后面,两个油箱足足能加8000元。不过,此举很快就被禁止了,因为非常不安全。

我们在加油站,加油员说只能给加400元。吴师傅就站在那里,看着加满油的小轿车羡慕地说,“为啥每次缺油都不缺汽油呢?”加油站员工戏谑道:“领导不开货车,有钱人也不开货车啊。”大家就都笑了。

2011年,我们的车从广东到唐山。清晨8点进入河南境内,过省界收费站后100米是服务区加油站。加了400元的油后,我们离开了服务区,沿途就看到对面的高速公路上,几个施工人员正在封闭的高速路段上看手里的图纸,他们左侧100多米的地方,几个矮小的老头鬼鬼祟祟的,很快,就两两协助、迅速抱着一根长条钢筋往高速护栏外送……

我正和吴师傅打趣着讲,就又行到一个服务区,一位男加油员说,最近缺油,只给加600元。随后,就把加油枪塞进油箱内,电子屏幕开始走数,我扫了一眼,速度还蛮快。

我还在车旁发呆,男加油员就说了声“好了,可以走了”。起初,我还惊讶于这个加油站效率真高,正准备锁油箱时,母亲走来与一位女加油员套近乎,问能不能再加600元。

在母亲的讨好下,女加油员又让自己的同事又给我们加了600元。

一切妥当后,吴师傅上车打火,满脸兴奋地说,“这下好了,不用再排队了,原本剩一点,上个服务区加了400元,这里加1200元,现在油箱基本就是满的了,出了河南到河北再加次就行了。”(我们是老式斯太尔王,加满油箱大约需要2000元以内即可)我与母亲也很高兴。随后,母亲一直在自夸,说自己刚才和女加油员拉关系是多么明智。

然而,车行了大约10分钟。吴师傅低头自问道:“不对啊!这油表怎么不动呢,难道坏了么?”坐在一旁的母亲也凑上前看,两人都不明所以。

又过了一会,吴师傅才恍然大悟:“油表没有问题,肯定刚才没加进去,叫人骗了!”然后,他不停地叹气沮丧,指责母亲自作聪明,多送给人600元。母亲这才一言不发了。

我们只能继续找加油站。

下个排队的服务区是个私人加油站,油不限量,但1升大约贵1元。吴师傅在车头前向我抱怨道,“贵也得加啊,物流部一会儿一个电话,催死人了。”

加油员开始加油后,我们例行去后面检查半挂平板上的捆绑设施有没有松动。待返回加油机附近,电子荧屏上显示加油金额已有1400余元。吴师傅惊呼道:“还没加满么?!”又低头地趴在油箱外,依稀看到油箱里只有绿油油的半箱油,果断叫停了。站在油箱旁,吴师傅的脸都气成了暗红色,愤怒地说,“我原本还剩几百元,油箱总共还装不了2000元,这1400元加完才到了半箱,你们这不是坑人么!”

加油站的年轻女员工自知理亏,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默默地把加油枪放回了原位。

我们交完钱,把车停在加油站外的空地,继续检查设施。前方也有个40多岁的司机在紧绳索,吴师傅上前与他攀谈,把这两起加油的遭遇告诉对方,司机一口河北口音,笑着问我们:“第一次跑这里吧?”

“我们以前跑广东多一点,这面来得少。”

“幸好啊,你们没报警,真要是报警喽,没等警察到,就有人过来把你们打一顿。你说你加油被人坑了,还被人打一顿,可冤?再说了,即使警察来了向着你,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油箱里原先有多少油呢……若是警察说把车拖到停车场,都去派出所去处理,人家拖得起,你能受得了,记住教训啊!”

吴师傅尴尬地笑了:“这不一路上都在限油么,没办法啊!”

随后,我们再次启程,进入河北境内,在第一个加油站从下午等到第二天的早上,才加上了油。

5

除了加油站以外,让半挂车主最头疼的,就是路政了。因为各省市、甚至各路段对于“三超”证的办理要求、时间等因素各有不同,一般半挂车主是很难全程都遵守的严格的路政规章制度。

在停车场内,总能听人唠叨,交警不过也就罚200元,一见到路政的车,腿都要打颤。路政的罚款没有封顶,而面对罚款,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装可怜,或者尝试进行“不开票的交易”。

在货运部内,车主们与物流的中介因价格争论不休。一趟货,公里、高速费用、油钱,大家都能计算清楚,唯独难以估量的是路政的高额罚款——而遇到路政后的关键,就在于司机们各自的本领和运气。

我们遇到路政最狼狈的一次,是从广东去贵阳,随后从贵阳回苏州。

上午9点多,我们已走到东部某市,天空晴好,我与吴师傅停车去服务区内的水池洗漱。等洗漱完我俩拎着洗漱篮往回走,眼见还有20多米就到了车前,高速公路下的涵洞里忽然开出一辆印有“中国公路”的车辆,吓了我和吴师傅一大跳。我们都很紧张,因为这次拉的是25米长的机械设备,远超车身的17.5米。为躲避路政的车辆,吴师傅和我只能拎着洗漱篮,返回服务区的超市里闲逛。

超市外骄阳似火,大约半个多小时后,吴师傅念叨着,“路政也耐不住热,该走了吧。”就出去看了一圈,果然,炙热的停车场不见路政车的影子。吴师傅异常兴奋,赶忙回头喊我,“快,快,快!”说着自己先向半挂车跑去。我一路跟随吴师傅狂奔到车里,大口喘着粗气爬上车。

吴师傅匆忙启动,我在一旁焦急地祈祷,“赶快,赶快,走不掉就要掏钱了。”没想到转眼间,涵洞里路政车再次冲了出来。车辆似乎早已有所准备,径直向我们扑来,一个急刹停在我们的车前,车后窗摇开后,缓缓伸出了一只手。吴师傅只能从驾驶位上爬下去,乖乖地把证件交了出去,那只手攥住证件缩回车内。随后,车玻璃缓缓升起,车辆一溜烟又通过涵洞,回到了高速对面的服务区——车里的人应该很生气,气我们故意躲他——放在平时,路政在收走证件后就会立即与司机谈判具体该罚多少钱。

气温上升,阳光毒辣,服务区内闷热得没有一丝微风,坐在车里的我们不舍得开空调,又不能离开车去阴凉的超市,只能敞开驾驶和副驾驶的门各自坐在两边等路政的车再次回来。

大约1个多小时后,路政的车才开回来,停在距离我们10米的地方,那只拿走证件的手再次从后车窗内伸出来,挥了挥手,示意吴师傅下车。

吴师傅小声地嘟囔了一句:“他娘的,总算来了。”随后赶忙下车,堆满笑容迎了上去。路政人员在空调车里坐着,吴师傅则在毒辣的太阳下撅着屁股,把头趴在后车窗与他们商量罚款的事。大约过了10分钟,吴师傅向坐在副驾驶的我挥挥手,示意我也过去——吴师傅没有谈拢,对方要2000元。

坐在后排的路政人员是位退伍军人,他听说我也是退伍军人后,让我下车去见见他。我下车走到后窗户,与他说了会儿无关紧要的话,很快就开始恳求他少罚点:“还有两个省,一路上罚款的人多着呢,帮帮忙吧……”

最终,他们“放过了我们”,草草罚了600元了事。吴师傅很高兴,赶忙从屁股兜里掏出钱包,数好钱递进车窗。捏住钞票后,那只手才又把证件从窗口里递出来,随后路政车辆缓缓启动,车窗再次合上。

6

在路上,我们偶尔还得和一类人打交道——“黄牛”。

那是一个夏天,我们从陕西神木拉一趟煤回苏州。晚上11点多,我们在苏州某大桥收费站排队。天气凉爽,坐在副驾驶的我摇开了窗户。

这时候,有个瘦瘦的人站在副驾驶的高速护栏外,一边挥手一边问:“包过桥!要过桥么?”

吴师傅未理睬他,瘦子又重复了一遍。

吴师傅见我询问的眼神一直盯着他,答了我一句:“我们不超,不用他们。”前面的车辆在缓缓前进,我们也继续向前行驶。走了十几米,又来了一个高大的胖子,眉头紧蹙,昂头急切地询问我:“要过桥么,包过桥?”我们依旧没有理他。

等轮到我们驶上收费站的地磅,半挂车刚停稳,电子屏幕就显示“56吨”,而核载是55吨——这意味着我们不能走路桥,只能走轮渡——吴师傅顿时着急了,他慌张地把身边的小篮子里沿途江苏、河南、陕西、安徽的省界收费票全翻了出来,跳下车,跑到收费站的小窗口解释:“一路上过来,在以上几个省过磅重量从未超过55吨!”

吴师傅对能否过苏州大桥很慎重,此前,一过山区,他就把半挂板下多余的“滴水刹车”里的水全部放掉了,连油都没多加,如此精密计算,就是为了防止过桥超重。

面对省界收费站的票据,收费站内的员工却置之不理,她摇了摇头,坐在那明亮的窗口内,只是重复一句:“我们以我们的地磅为准。”

眼见沟通无果,吴师傅有些气馁,返回车内,我指挥着后面的货车退让,我们离开了大桥收费站,在收费站前的护栏空档处掉了头,驶向几十公里外的另一个收费站。

到达下一个收费站时,收费站的超宽车道已经关闭了,我下车恳求戴眼镜的男员工,他同意可以帮我们打开超宽通道前的护栏。随后,就站在一旁看着我和吴师傅挪开护栏。吴师傅装作不经意、其实是搭讪讨好地对他说:“哎?我这一路上都是53吨、54吨,结果到了大桥的地磅却是56吨呢?”

男员工笑道:“那你肯定是走最边上了。”

“你怎么知道的?”

男员工依旧笑了笑,双手插着裤兜:“快走吧,都这么晚了。”

在昏暗中,借着远处的灯光,我指挥吴师傅从超宽车道通过,电子屏幕上显示:54吨。

大约行了不足200米,我们走到一处需要左转的丁字路口。黑夜中,一道车光从路口左面倏地出现,迅速刹在我们的车头前面大约20米的距离,挡住我们拐弯的去路。在半挂微弱的车灯中,我看到两个年轻人下了车,其中一人还带下来一根钢管。

两人在微弱的车光中叫喊,手指着我们,示意让我们下车。吴师傅下了车,我也跟着下来,原来那俩人就是在收费站外喊“包过桥”的胖子与瘦子。

胖子边走边挥舞着手里的钢管示意要砸向吴师傅,吴师傅显然被吓住了,一言不发,也不躲避。胖子边走上前嘴里叫嚷着:“你知道我们打下这条关系花了多少钱么?”瘦子则紧随在他身后,虽不说话,却也是一脸的狰狞。

身后慢了一步下车的母亲,这时候立刻跑到我们跟前,挡在吴师傅与胖子之间,按住胖子握钢管的手,哆嗦着身体,嘴里说着“我们不知道啊!”“小伙子有话好好说”之类的话。接着,又说,我们也什么也没钱了,一路上钱都加油了,然后立马掏出50元塞给对方。怒气冲冲的胖子没有收。

不过,胖子的钢管也没有砸下来,瘦子则在一旁抱着胳膊,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随后,胖子又叫嚷了几句,唠叨完,两人才上车走了。

吴师傅似乎被吓怔了,回到车里依旧没说话,也不抽烟,大约过了几个小时,在苏州工厂里卸完煤后,吴师傅的脸上才恢复了血色。

7

当然,在各种坎坷之中,我们也能感受到很多温暖。

2008年的雪灾,我家的车也被困在高速某路段,在解放军尚未前来破冰之前的两天,1个煮鸡蛋被炒到10块钱,方便面20元一桶,还买不到。更别提最难解决的热水了。

那一次,碰巧我们的车停的高速路段附近铁丝网不结实,可以走出去,母亲走了一段,碰到一个人家,年迈的老奶奶把厨房借给母亲,极大地解决了不便。

两天后,朴实的士兵们赶了过来,挨个敲车门,给每辆滞留在高速上的货车送来了热水。

这件事情让母亲十分感动,反反复复说了很多年。

而让尚且年轻的我最开心的是,只要上路跑车就意味着可以下馆子了。

我们经常跑的广州到无锡这条线,每次来回就停在江西泰和县,那里盛产乌鸡,下了收费站向东走大约1公里就有家饭店,给司机提供的住宿是免费的。每次我们都会去炖一只乌鸡,偶尔还会喝点乌鸡酒。

那几年,除了西藏、青海、新疆、甘肃、云南、内蒙以外,所有的省份我都去过,可惜的是,我们的车到了任何地方都只能在城市的外环行驶。后来母亲也去了内蒙,在那里买过烤全羊,牧民现杀并烤好,大约1300多元;翔翔去兰州拉新鲜蔬菜,给我带来了好几个1毛钱1斤的瓜州蜜瓜,小西瓜般大小,味道非常好;我在延安买过兵马俑的纪念品,也在榆林领略过大漠风光,从榆林到神木县的高速上还有很多观光点;还有湖南呛鼻子辣的蒸菜,我也得以在行车途中品尝过。

当然,我最喜欢的还是南方。那是2013年的8月,车行过广州,阳江雷州一带的风景就明显与内地不同,成片青色的甘蔗田,还有仿佛如众星捧月一般的菠萝在田里。

我们曾在夜晚的海港旁等待上船。听到远处大海浪潮的声音的那一刻,我的眼泪都快涌出来,车在海口一下船就到了海口大道(如果从秀英港下,会是一望无际的金色沙滩),海口的空气质量真好,水果也很便宜——香蕉1毛1斤,木瓜8毛,青色的大菠萝1.2元1斤,大青芒果2.5元1斤。从海南回天津的时候,吴师傅用15元买了一大枝干香蕉,上面大约有七八盘青香蕉,商店老板还送了我们香蕉催熟药。

后来,我直到离开了半挂车、去外地开叉车,也时常和人谈起那段经常去海南的日子。

2013年,我们的半挂车在前往海口的轮渡上 (作者供图)2013年,我们的半挂车在前往海口的轮渡上 (作者供图)

直到2017年,我家的半挂车才终于被卖掉。那时,母亲还略带庆幸地对我说,“车卖掉好,钱少挣点就少花点,干那么多年,可算是干够了,走到哪里都担惊受怕的。”

回头想想,每个跑车的都像吉普赛人,去哪里是货源决定,在哪里都是外地人。每个人都想从半挂车微薄的利润中获取一点,也从不会有人想与下一秒就离开的半挂车们去建立哪怕是一丝一毫的情感。

但即便如此,依旧有无数人,一直奔波在路上。

本文系网易新闻人间工作室独家约稿,并享有独家版权。
投稿给“人间-非虚构”写作平台,可致信:thelivings@vip.163.com,稿件一经刊用,将根据文章质量,提供千字500元-1000元的稿酬。
其它合作、建议、故事线索,欢迎于微信后台(或邮件)联系我们。
题图:VCG

往期

取消

其他推荐

其他推荐

申博游戏苹果手机怎么下载 太阳城注册开户登入 申博太阳城娱乐城官网登入 申博官网代理登入 菲律宾申博代理登录 申博登录不了
菲律宾申博直营网 菲律宾申博在线360官网 太阳城菲律宾官网申博 申博代理开户 申博在线注册 申博在线138开户登入
申博在线娱乐登入网址 申博直营网登入 188申博直属现金网 申博官网代理登入 菲律宾太阳网138 申博太阳城娱乐现金网登入
申博官网代理 菲律宾太阳城77 申博在线平台网 申博138体育登入 菲律宾申博娱乐官方网 www.6677shenbo.com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