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热点新闻 > 正文

71sbc.com:世界上第一个“超级传播者”,是怎么被发现的

2020-02-06 11:35:36 来源: 看客 举报
0
分享到:
T + -
不爱洗手的她,传染了53人。

本文系网易看客栏目出品。


新冠肺炎疫情正值关键期,钟南山院士提出,最担心的是出现“超级传播者”。

 

所谓的“超级传播者”,指的是那些具有极高传染性的带原者,容易导致疫症大规模爆发。

 

早在非典期间,我们就已领教过他们的威力:

 

一名辗转两所医院的患者,共导致50多名医护人员感染;一名入住酒店的携带者,感染了16名住客,而这些住客又将SARS病毒带到多个国家,引发全球疫情。


酒店的平面图,患者住在绿色房,据说他曾在走廊上呕吐,蓝色房均为受到感染的住客。


而有史记载的第一个超级传播者是“伤寒玛丽”,她至少将伤寒传染给53个人,其中3人因此死亡。

 

一个人,就是一座病菌工厂。

 

“伤寒玛丽”,是流行病史上最臭名昭著的符号之一。

 

在传染病面前,比起看不见摸不着的病原体,人们似乎更害怕自己的同类。

 

致命厨娘


1906年8月,一起不同寻常的伤寒聚集病例,出现在纽约长岛牡蛎湾。

 

那是富有的沃伦一家,他们租下一座避暑别墅消夏。

 

先是沃伦的一个女儿患上伤寒,住进了医院。紧接着,沃伦太太和两名女佣相继病倒,然后是一名园丁和沃伦的另一个女儿。

 

家里11个人,6人都感染了伤寒。


伤寒,是伤寒沙门氏菌导致的感染症,通常经由受污染的食物或水源传播,致死率在10%左右。


这种聚集疫情在当时并不罕见。

 

1906年正是美国伤寒大流行的灾年。离纽约不远的费城共9712人感染;而纽约的疫情同样严峻,3467人感染,死亡人数高达639人。

 

可以说,伤寒是当时最可怕、传播最广的疾病之一。

 

然而,蹊跷之处在于 —— 牡蛎湾此前从未爆发过伤寒。

 

伤寒病菌钟爱的是城中脏乱差的贫民窟,或是逼仄拥挤的公寓楼。

 

那里挤满了底层打工者、外来移民、乞丐与罪犯。卫生条件也糟糕,污水横流,垃圾堆积,鼠虫横行,是培育病菌的最佳温床。


1890s的纽约贫民窟。摄影师Jacob Riis拍下了纽约“另一半人怎样生活”。


相反,牡蛎湾则是纽约著名的休养地,名流富人的后花园。

 

沃伦一家所住的别墅宽敞、干净、整洁,佣人上上下下打扫得一尘不染,使得伤寒这种“穷人病”难以染指。

 

要是不查明病菌来源,恐怕别墅再也租不出去。

 

于是,别墅的主人聘请了一名卫生工程师乔治·索帕,前来调查病因。


牡蛎湾的旧照片,美国总统罗斯福的夏季白宫就在这里。如今牡蛎湾依然是富人的度假胜地。


经过逐一排查,别墅中所有食物和水源,都未发现病菌。索帕猜想,也许是家中有人将病菌带进来。

 

很快,厨师玛丽·马龙就吸引了索帕的注意力。

 

玛丽是来自北爱尔兰的移民,为不少富人家庭当过厨师,沃伦付给她的月薪是45美元,相当丰厚。

 

索帕发现,玛丽之前工作过的七个家庭,无一例外都曾爆发过伤寒疫情。

 

其中最惨的是律师德雷顿一家,11人里9人都得了伤寒。

 

唯二没感染的是,曾患过伤寒但已痊愈的德雷顿先生,以及玛丽。

 

由于传染性强,护工难找。德雷顿先生只好与玛丽两人并肩作战,不舍昼夜地尽心护理9名病人。

 

疫情过去后,德雷顿先生对玛丽十分感激,除了月薪,还额外奖励了她50美金。


而玛丽离开沃伦家之后,又在两个家庭待过。

 

第一个家庭,在玛丽到来的14天后,一名洗衣女工就感染了伤寒;第二个家庭,除了有洗衣女工感染之外,家中的独生女也染上了伤寒,并最终不治身亡。

 

似乎玛丽走到哪,伤寒就跟到哪,几乎无一幸免。

 

可是,如果玛丽真的是病菌携带者,那么她是如何传染给雇主的呢?

 

索帕猜想:作为厨师,食物是最有可能的传播途径,可是高温烹煮足以杀死病菌。

 

直到他发现,玛丽有一道拿手的甜点 —— 冰淇淋配上鲜切水蜜桃 —— 那是多任雇主都喜爱的美味。

 

况且,如同那个时代的大部分人一样,玛丽上完厕所从不洗手。


1940s,美国学生在吃饭前排队洗手。在这之前,人们普遍没有洗手的个人卫生意识。直到80年代,美国疾控中心才将洗手列为阻止病菌传播的有效途径。


一切线索都指向同一个结论:玛丽很可能就是那个传播病菌的人。

 

唯一的难题是 —— 玛丽本人非常健康,甚至都没有患过伤寒。

 

受限于当时的医学水平,人们普遍认为,只有伤寒患者才有传染性,而身体健康的病菌携带者是闻所未闻的。

 

因此,要证实自己的猜测,索帕还需要更确凿的证据。

 

健康的病菌传播者


1907年,索帕找到了玛丽,要求她提供血液与粪便样本以供检测。

 

没想到的是,玛丽竟然大发雷霆。

 

她抄起一把切肉叉,二话不说就向索帕的方向冲过去。索帕则被吓得一路狂奔,跌跌撞撞地逃到大门外的人行道上,玛丽才作罢。

 

当年玛丽38岁,正值壮年,1米67的个子有着男人般强健的体魄。


“要不是有点发胖,她简直可以称得上是运动员了。”


玛丽(右)在北兄弟岛上与一名细菌学家合影,这时玛丽60岁左右。


与强壮体魄相称的,还有暴躁的脾气和固执的性格。

 

经此一役,索帕意识到“无法用理智与平和的方式与她打交道”,只好求助纽约卫生局与警察。

 

同时,玛丽即将到下一个家庭就职,为了不让感染范围扩大,他们决定对她实施逮捕。

 

玛丽的病历卡。


逮捕过程如同一场猫捉老鼠的追逐战。

 

那天早上,一名卫生局官员带着三名警察来到玛丽所居住的地下室门口。他们按响了门铃,玛丽一开门看见是他们,立马试图把门关上。

 

不过,一名警察迅速把脚卡在门缝里。见状,玛丽掉头跑进屋里的厨房,然后如同幽灵一般消失不见。

 

警察进屋后,把屋子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找到玛丽的身影。

 

这时,一名警察从后窗看出去,发现通往邻居家的围墙下放着一把椅子,而雪地上有一串脚印。

 

他们立刻转移到邻居家进行搜查,同样一无所获,这时玛丽已经消失了三个小时。

 

正当他们准备放弃搜查时,突然瞥到壁橱门上夹着一块小小的格纹布料。壁橱门后,堆放着好几个垃圾桶,在那里,他们找到了玛丽。

 

“她奋力挣扎抵抗,嘴里拼命咒骂。”

 

警察只好强制把她送往医院。

 

与她一同坐在救护车里的警察形容,“就像跟狮子关在同一个笼子里”。

 

1907年一份报纸对玛丽被捕的报道。


在医院,玛丽被囚禁起来,一周提供三次粪便样本。不出所料,绝大部分样本都检测出伤寒病菌。

 

后来,玛丽又被送往北兄弟岛,关进一座平房里隔离,身边仅有一只猎狐犬陪伴。

 

“我这辈子从来没有得过伤寒,一直都很健康。”

 

玛丽愤怒地写道,“为什么我要像麻风病患者一样被驱逐,被迫单独囚禁?”


玛丽所居住的平房,食物与饮用水会定期送过来,玛丽自己做饭,过着囚犯一般的生活。


在玛丽看来,她被驱逐与囚禁都是出于歧视。

 

这个指控其实不无道理。

 

当时大批爱尔兰移民涌入纽约,他们贫穷、肮脏,往往被视为带来疾病的人。伤寒,霍乱、黄热病和结核病等疾病的流行,都通通交由移民背锅。

 

1901年,纽约警察甚至会逐一闯进意大利移民的家中,给人们强制注射天花疫苗。


大批坐船抵达美国的移民,被描绘成带来疾病的死神。


况且,玛丽实际上没有犯下任何罪行,她的囚禁也从未得到法院的审判。

 

关押三年后,她起诉了纽约卫生局,要求重获自由。

 

玛丽的事迹登报后,媒体给她起了许多绰号:“纽约女巫”、“世界上最危险的女人”、“人体培养皿”等等。

 

可是,一名参加庭审的记者,却惊讶于玛丽本人看起来如此整洁和健康:

 

“她面色红润,有着洁净、健康的肤色,端正的五官和明亮的眼睛。”


一份报纸称玛丽为“纽约女巫”。


1910年,玛丽获释,条件是她不再做厨师,并且每隔三个月向卫生局报道一次。

 

可是,玛丽没有信守承诺。

 

她尝试过从事别的工种,洗衣工、熨衣工、出租公寓……却发现,这些都不如做厨师赚得多。

 

迫于生计,她决定重操旧业。


别做伤寒玛丽,记得洗手!


1915年,曼哈顿的一所妇科医院爆发伤寒,共25人感染,2人死亡。索帕在医院的厨房里,再次发现了玛丽。

 

明知故犯,公众对玛丽的同情心已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愤怒与指责。甚至有人直言:玛丽的行为简直是二级谋杀。

 

这次,玛丽被送往老地方北兄弟岛,在那里她度过了余生。

 

1938年,玛丽死于中风并发的肺炎。尸检发现,她的胆囊中仍有大量活体伤寒病菌。


玛丽火化后被葬在纽约的圣雷蒙德墓园。



让玛丽成为杀手的,是无知


度过了充满争议的一生后,玛丽的故事在今天仍意味深长。

 

毫无疑问,玛丽的行为既不道德,也危害公共安全。

 

当时逮捕她的卫生局官员指责道,玛丽对医生的“不信任到了盲目和恐慌的程度”,这是她“没有受过教育的结果”。

 

而玛丽一意孤行要做厨师,归根结底,是因为她根本不相信,健康的自己会是病菌携带者。

 

正如《福布斯》杂志所评论:“让玛丽成为杀手的,不是恶意,而是无知。”

 

1922年,《纽约时报》报道过一名叫Tony Labella的男子,他在农场的厨房工作,将伤寒传染给122人。虽然传染人数更多,可他远不及玛丽有名。


但与此同时,也出现了一些同情的声音。

 

没故意做过坏事,却被囚禁了整整26年,也许,玛丽只是倒霉版的你和我。

 

甚至有学者,称玛丽是“纽约公共健康的俘虏” —— 为了大多数人的健康而失去自由。

 

要知道,玛丽的案例并不是孤例。

 

在缺乏有效治疗手段的年代,将所有传染病患者扔到岛屿隔离起来,是最常见的处理方式。

 

一旦患上肺结核或天花,即使是孩子,也必须从母亲的怀抱中夺走,送到岛上。

 

他们被剥夺了正常生活的权利,治愈的几率也极其渺茫,如同被判处了终身监禁。

 

玛丽就曾在一封信中控诉道,


“除了把我扔到岛上,把我关在监狱里,不让我生病,不让我接受治疗外,卫生局没有为我做过任何事情。”


玛丽(黑衣)与北兄弟岛上的其他患者待在一起,她们可能是肺结核、黄热病和天花患者。


况且,受限于当时的医学水平,医生对于“健康携带者”的了解并不比玛丽更多。

 

被囚禁的同时,玛丽还要不断提供血液和粪便样本以供研究。

 

有的医者认为,伤寒病菌存活在玛丽的肠子里;有的则认为肠道肌肉才是病灶;有的又说在胆囊里,甚至提出要切除玛丽的胆囊。

 

而玛丽坚定地拒绝了做手术的要求 —— 她不愿意成为实验动物。

 

“没有人能在我身上动刀子。”

 

在人生的最后六年,玛丽(最前方)因中风而瘫痪在病床上。


直到2013年,斯坦福医学院发表了一项研究,才揭示了“健康携带者”的秘密。

 

人体内的巨噬细胞可以吞噬和消灭病菌,可是战斗了几天后,它的侵略性会下降,这时伤寒病菌就会乘虚而入,进入到巨噬细胞里,与之和平共处。

 

感染了伤寒的人里,大概有1%~6%是无症状的携带者。


随着医学与科技的发展,我们似乎生活在一个更加安全、卫生,以及人性化的世界。

 

抗生素与疫苗的发明与广泛应用,与公共及个人卫生意识的提高,使得许多传染病被有效地抑制,甚至消灭。

 

直到重大的流行病再次袭来,人们才意识到,这种古老的恐惧从未远离过我们。

 

正如一部纪录片所说,人类对流行病的疏于防备是令人吃惊的。

 

而在它卷土重来之前,建立起行之有效的防护机制至关重要。

 

问题不在于流行病是否会发生,而是何时发生。



参考资料 -----------------------------


[1] THE CURIOUS CAREER OF TYPHOID MARY,GEORGE A. SOPER

[2] Mary Mallon (1869-1938) and the history of typhoid fever. Annals of Gastroenterology (2013) 26, 132-134

[3] Sandoval-Peck, Claire, "From “Destroying Angel” to “The Most Dangerous Woman in America”: A Study of Mary Mallon’s Depiction in Popular Culture" (2016). History Undergraduate Theses. 25.

[4] Who Was Typhoid Mary? Forbes

[5] In Her Own Words, PBS.org

[6] Scientists get a handle on what made Typhoid Mary's infectious microbes tick, med.stanford.edu

[7] The Case Of The Disappearing Cook, americanheritage.com

[8] The History of Quarantine Is the History of Discrimination, Time

[9] Typhoid Mary An Urban Historical By ANTHONY BOURDAIN, The New York Times

[10] 10 Things You May Not Know About “Typhoid Mary”, HISTORY

[11] North Brother Island, atlasobscura.com

[12] Topics in Chronicling America - Typhoid Mary, loc.gov

[13] ‘Typhoid Mary’s’ last outbreak 100 years ago this winter ended with life detention, The Washington Post

[14] Typhoid Mary: Villain or Victim? PBS.org

[15] Jacob Riis: The Photographer Who Showed “How the Other Half Lives” in 1890s NYC, mymodernmet.com

[16] 《美国城市发展模式: 从城市化到大都市区化》,王旭

[17] Netflix纪录片《流行病:如何预防大爆发》



图源  网络  |  作者  Greye  |  编辑  小崔

更多内容请关注公众号:pic163



崔惠彦 本文来源:看客 责任编辑:崔惠彦_NB1259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无需专业背景让你画作拿得出手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新闻首页
菲律宾申博娱乐现金网 申博在线开户网址 申博在线游戏下载 菲律宾申博红太阳娱乐登入 菲律宾申博在线网站 申博现金网怎么样登入
菲律宾申博服务网 申博在线代理开户登入 申博直营网登入 菲律宾申博管理网 申博现金网开户登入 菲律宾申博网址登入
菲律宾太阳城申博娱乐代理 菲律宾太阳城直属现金网 菲律宾申博在线138开户登入 菲律宾申博现金网 菲律宾申博红太阳娱乐登入 申博在线138真人登入
www.44msc.com 菲律宾申博怎么代理 申博太阳城代理开户登入 太阳城申博开户登入 申博游戏下载官方登入 菲律宾圣安娜开户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