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责领导指着我俩:“这是城南分局的民警同志,找你有点事。”

师父没直接说安钠钾的事,“您这腿怎么了?”

“昨天下午扫树叶的时候没看准,踩空了崴了下……”孙阿姨明显慌了,“二位领导找我,究竟有甚事了?”

看着这名岁数比我妈都大的女“毒贩”,我没好意思给她上铐,而是拽住她的胳膊,语气尽量平和,让自己显得和蔼可亲一些:“阿姨,您先配合和我们去趟刑警队,有点事要向你了解。”

孙阿姨似乎吓坏了,身体微微发抖,哆哆嗦嗦地问道:“二位政府……我没做甚违法的事……你们抓我做甚?”

负责领导似乎也有点着急,拦在我和师父身前:“二位警官,虽然不知道你们找孙阿姨是什么事,但你们也许搞错了吧?孙阿姨的人品在整个环卫站人尽皆知,前不久还捡到一部手机归还给了失主,为此孙阿姨还获得了一面锦旗……”

见我和师父执意要带孙阿姨走,负责领导又问道:“能问一下,你们找孙阿姨到底是什么事吗?”

我瞪了小领导一眼:“不该问的别问!”

“懂懂懂……”负责领导提出了最后一个要求,“孙阿姨还穿着环卫服,太脏了,能让她回环卫站换身衣服再跟你们去吗?”

我用眼神向师父寻求意见——按程序,女性涉案嫌疑人如果要换衣服或者是上厕所,需要有女民警进行看管监护,一方面为了防止嫌疑人脱逃或是自残,另一方面是防止嫌疑人暗中通知同伙或毁灭证据。

师父思索片刻,说道:“好吧,这个要求并不算过分。”

我扣下孙阿姨的手机,等她去环卫站换衣服。期间负责领导依旧喋喋不休,还特意把那面锦旗找出来给我们看,同在环卫站的其他环卫工们也围到我身边,你一言我一语,都说我们抓捕孙阿姨“一定是有天大的误会”。

我和师父只能一直保持沉默。

等孙阿姨换上干净衣服上了警车,负责领导跑到车边,顺着半开的玻璃向车厢里扔了两盒中华烟,说希望我们能对孙阿姨照顾些。无奈师父又下车把两盒烟塞了回去,“孙阿姨会被带到城南分局刑警一中队,你可以通知家属,后续事情到单位来了解。”

4

非常明显,坐在讯问室约束椅上的孙阿姨实在过于恐惧了,她的确不知道自己因为什么事进来的。师父也开门见山,将起获的安钠钾拿出来,讯问她是否向程二刚出售了毒品。

孙阿姨试探性地问道:“警察,我卖这个东西,会判刑吗?”

“会的。”我不想说假话。

“那我会判几天?”

这个问题让我无法回答,原来孙姨并不理解行政拘留和刑事拘留的区别,在她的思维里,只要是进了公安局,就算“判刑”,出去后就不光彩。

“你的刑期是按年算的,并不是行政拘留。”师父理解了她的意思,如此回答道。

孙阿姨先是一愣,眼里全是不可思议,又试探性地问道:“这又不是杀人放火,咋还能判好几年呢?”

无奈,我只能向孙阿姨解释了安钠钾的性质,以及她已经涉嫌贩卖毒品罪,希望她好好配合,争取立功。孙阿姨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便如实供述了向程二刚贩卖毒品的全部经过。

两三个月前,孙阿姨通过一位在酒店当厨师的郝姓老乡得知,向跑长途的大车司机出售安钠钾可以挣点小钱,从老乡处购买了几块安钠钾后,便跑到长途客运站直接向司机兜售起来,没成想还真的卖出去了。

自始至终,孙阿姨的进货渠道也只有上线老乡一个人,且货源量并不大,截止被我们抓获之前,除了向程二刚出售的12块之外,只有过3次贩毒行为,总收益加起来,还不到500元。

“其实,我也知道卖安钠钾不好……我也听说过我们村有人卖这个东西被抓,但也没想那么多,20元一块儿进了些货,毕竟我们村几乎都吸这个……”孙阿姨的表情有种遭受沉重打击后的木然。

随后我和师父又向孙阿姨落实了她的进货渠道、以及上线的联系方式。整个讯问过程很是顺利,结束后,我便向分局法制大队呈请对孙阿姨进行刑事拘留。

在等待分局审批的时候,我让警校的女实习生在办案区看守孙阿姨,并嘱咐实习生给孙阿姨买了些面包牛奶,但孙阿姨完全没有吃饭的心思,不停地向我询问会受到什么处理。

但我怎么解释,也无法让孙阿姨理解,为什么贩卖这种“烂大街”的东西会被判刑,她甚至已经计划好了,要在女儿小宋结婚的时候,买些安钠钾摆在酒桌上,用于招待宾客——和村里其他有排面的婚宴一样。

我正试图解释,师父将我叫到了办案区外边,“你别和她说这么多了,无知不是犯罪的理由,并且她已经58岁,万一听你说完量刑理解错误,万念俱灰,企图自残或者自杀,那就麻烦了。就算她没有自残的念头,这么大岁数你再给她吓出个好歹来咋办?”

师父说完,我冷汗直冒。平日里抓获的吸贩毒人员都极端不配合工作,自残的情况时有发生,这次的孙阿姨很是配合,反而让我放松了警惕。

我赶忙跑回办案区,安慰孙阿姨道:“您别着急,我这先对您进行3天的刑事拘留,就3天,我会尽量快地将报捕案卷送到检察院,具体怎么量刑就看法院了……”

也不知孙阿姨是否听懂了我的话,坐在铁笼子里,依旧用那双浑浊的眼睛死死盯着我。

5

孙阿姨的刑事拘留手续很快就审批下来了。我、师父和实习女警三人正要带着孙阿姨去医院体检执行拘留,那名环卫负责领导就带着孙阿姨的女儿小宋来到了刑警队。

小宋和我同岁,在城东某汽车4S店当销售员,穿着一身职业装,充满职业女性那种盛气凌人的气势。我本打算让实习女警去应付几句,让小宋在拘留通知书上签字后就离开的,没成想小宋竟气势汹汹地拦在实习生面前,劈头盖脸地训斥道:“我妈犯了什么罪!你要抓她?!”

实习女警一下有点懵,说话也小心翼翼的:“您母亲涉嫌贩卖毒品……”

话音未落,“啪!”一记耳光就结结实实落在实习女警的脸上,把她的眼镜都打飞了。周围的同事们立刻一拥而上,将小宋直接按住。实习女警也没想到会在刑警队众目睽睽之下被家属打,眼泪一下就掉下来了,冲着还在高声谩骂的小宋喊道:“你打我干什么!”

“我妈是毒贩?!她怎么可能会去贩毒?那么多毒贩你不去抓,来抓我妈?是不是你们的业绩不够,找我妈顶缸来了?欺负老百姓是吧!”小宋骂声不断,中队指导员厉声喝道:“你妈涉嫌贩卖毒品安钠钾,人赃俱获,你不要妨害公务!不然连你一起抓起来!”

没成想,这话更加刺激了小宋,喉咙都喊破音了:“安钠钾?满大街都是烫安钠钾的人你们不去抓,就来我抓我妈?是不是他们背景厉害你们不敢抓,还是就欺负我妈是个环卫工人?这个世界还有没有王法了……”

这样的闹剧自然不会在刑警队持续太久。很快,小宋就被辖区派出所带走了,我和师父则带着孙阿姨去定点医院体检,准备执行拘留。

看守所规定身体患有疾病的嫌疑人不予收监。我本以为孙阿姨年近60,会有高血压等病症,看守所不会收她,可以办理取保候审。没成想体检下来,孙阿姨的一切情况都正常。

等所有事情都解决完,师父拉我在看守所附近的小馆子解决晚餐。饭桌上,我心里怎么都有点不是滋味,“孙阿姨其实也是个好人,被拘留了有点可惜……”

师父立即敲打我:“你小子胡想什么啊?既然安钠钾是毒品,那就该禁!无知不是犯罪的借口,我曾经抓过十几个在校大学生,都是重点大学的优秀学生,有好几个马上就要读研了,就因为和境外留学生在一起吸了大麻,都被行政拘留了,丧失了读研资格,还有两个因为贩卖大麻被判刑的,你觉得可惜吗?”

“是有点可惜。有这么个涉毒案底,这辈子不管是进入国企还是公务员都没戏了,甚至连有些外企都进不去,相当于把自己前途毁了……”

“根本就不值得可惜!”师父怒道,“这么多年,禁毒的宣传铺天盖地,那几个大学生根本不可能不知道大麻是毒品的一种,就是听信了什么‘大麻不上瘾’的鬼话才染上了。吸完后才发现不是这回事。大麻的精神成瘾性极高,有人都吸出了情感障碍症来!孙阿姨也是一样,我不信她不知道安钠钾是毒品,只不过是看着这类软毒品泛滥,才抱有侥幸心理的!记住,你是警察。”

我一句话都不敢多说了。

6

回到单位,我特意买了些零食去安抚被打的实习女警,毕竟是我让她去接待嫌疑人家属的。

实习女警告诉我,小宋被带到派出所后,依旧固执地认为我们在办冤假错案,甚至还咬了派出所民警一口,如此一闹,最终小宋也被移交至刑警三中队,以妨害公务罪被刑事拘留了。

听罢我心里很是别扭,就像小宋所说,吸食安钠钾在她老家可能真的很普遍,现在开始打击以安钠钾为首的新型毒品,大家一时转不过这个弯来也正常。不知这母女俩在看守所相见,又是一种怎样的情境。

随后,我制作好案卷向检察院提请逮捕,师父也向城北分局转交了孙阿姨贩毒上线的线索。没过几天,城北分局禁毒大队反馈回来消息,他们已抓获了向孙阿姨提供毒品的郝姓犯罪嫌疑人,抓捕时,这位郝厨师正和后厨的同事们蹲在灶台前用烧红的炉钩烫吸安钠钾。

和之前的所有涉案人一样,郝厨师开始也无法理解自己被抓的理由,在警方详细解释后,才交代出了上线——在邻市城乡结合部的某个村子里,有个制贩安钠钾的窝点。至此,此案又被移送到邻市禁毒支队进行侦查。

由于孙阿姨提供的线索也算是协助警方破获了案件,在后续的起诉案卷制作中,我征求师父的意见,将此情况写成了工作说明放进案卷中,也希望孙阿姨能因此获得从轻处罚。没过几天,邻市禁毒支队反馈来消息:根据线索,他们总共起获了几十公斤安钠钾。

因为出差,我没有赶上孙阿姨的判决,为此还专门去查阅了以往本省贩卖安钠钾的判决书——根据以往判例,类似案情的判决均在1至3年左右,而孙阿姨的最终量刑也的确是1年左右。

令人哭笑不得的是,后来实习女警告诉我,她从派出所民警那里了解到,小宋因为妨害公务罪且性质恶劣,判的刑期比她妈都长。

2019年秋天,我从现任单位回到刑警队看望师父,闲聊中说起了孙阿姨。师父说道,孙阿姨出狱后,还在当年那个环卫站工作。而现在人们普遍知晓了海洛因和冰毒的危害,吸食的人已经越来越少了,禁毒部门的工作重点已经从海洛因、冰毒等传统毒品转为打击以安钠钾、大麻、“忽悠悠”和笑气为主的软毒品上,在本省贩卖安钠钾案件中,竟出现了有73岁高龄的老年毒贩。

“卖安钠钾和大麻挣不了几个钱啊,咋还有这么多人趋之若鹜?”我对师父叹道。

师父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也只是叹了口气,“抓人容易,思想转变难啊!”

辞别师父,我开车上了南二环,路过环卫站附近,看到名身材佝偻的环卫工正在清扫路面上的落叶,我总觉得那就是孙阿姨。

文中人物皆为化名

本文系网易新闻人间工作室独家约稿,并享有独家版权。
投稿给“人间-非虚构”写作平台,可致信:thelivings@vip.163.com,稿件一经刊用,将根据文章质量,提供千字500元-1000元的稿酬。
投稿文章需保证内容及全部内容信息(包括但不限于人物关系、事件经过、细节发展等所有元素)的真实性,保证作品不存在任何虚构内容。
其它合作、建议、故事线索,欢迎于微信后台(或邮件)联系我们。
题图:《救救我》剧照

往期

取消

其他推荐

其他推荐

申博代理官网登入 菲律宾申博太阳城娱乐 申博代理登录 太阳城在线注册登入 菲律宾太阳网a99.com 申博在线平台网
菲律宾申博88登入不了 申博官网娱乐城登入 申博现金网怎么样 沙龙游戏怎么登入 申博怎么下注不了 申博微信支付充值
菲律宾申博开户登入 菲律宾申博太阳城娱乐登入 菲律宾申博在线登入网站 菲律宾申博电子游戏 www.sun838.com www.22msc.com
www.tyc599.com 48.net游戏怎么登入不了 申博游戏苹果手机怎么登入 申博在线私网代理 申博游戏注册登入 菲律宾申博怎么代理登入
百度